注冊
  • 中國科技網歡迎您!

推薦:主題公園成敗的關鍵:如何從開發又一電商巨頭崛起,用戶占全國2一份亮眼的商業計劃書要有啥?七

主頁 > 中國科技網 > 娛樂 > 正文
>

變美之前,一個女孩丑過的十年:經歷過被嘲弄,也遇到過被暗戀

[提要]今年暑假的一次近視手術,多多少少成了我這一年的一個里程碑事件。首先,我摘下了眼鏡,徹底不用再透過鏡片跟人說話,而是會更自信地直視別人的眼睛。幾個月后,我發現變得直接而明快的不只是目光,還有我說話、做事...

今年暑假的一次近視手術,多多少少成了我這一年的一個里程碑事件。

首先,我摘下了眼鏡,徹底不用再透過鏡片跟人說話,而是會更自信地直視別人的眼睛。幾個月后,我發現變得直接而明快的不只是目光,還有我說話、做事的方式。有一次,跟舍友聊天的時候她停頓下來,說:“我有點不習慣。以前因為你戴眼鏡,我總覺得你沒有在看我,也不會想要與你有什么目光交流?!碑敃r我在心里重重地點了下頭,想:“嗯,好事!”

其次,我的眼睛還算好看,所以摘下眼鏡后,偶爾也會被人說漂亮了,這讓當了多年丑小鴨的我受寵若驚。親密的朋友認真、欣慰地看著我的眼睛說:“你變了很多?!辈惶H密的朋友也用另一種語氣說:“你變了很多?!?/p>


變美之前,一個女孩丑過的十年:經歷過被嘲弄,也遇到過被暗戀

我想,這兩件事之間是有關聯的。很長一段時間里,因為對外貌不自信,所以在跟別人對話時,我會有一些潛意識的擔心,這些擔心中也包括對近視的,例如:“因為散光,我的眼鏡會有點反綠色的光,是不是看起來很奇怪?”或者想著:“我的眼鏡會不會不干凈啊”。最后的結果就是,在談話過程中,我會繞開別人的目光。后來我才知道,在心理學上,我的這種意識體現了過度“自我客體化”傾向。自我客體化是指"內化一個旁觀者對自我的看法,將自己當做基于外表被觀看和評價的物體",并"形成對身體外在形象的習慣性監控"。

似乎人過了20歲之后,成長和遺忘的速度都會變得非???。像拔穗般,我能感覺到自己在飛速地蛻變,并且一邊專心拔穗,一邊毫不留戀地甩著、遺忘著曾經的谷殼。無論摘掉眼鏡前后,我每隔一段時間都會明顯感覺到自己在認知和身心上的進步。就這樣,我不斷變化著、更新著,有一天,才突然意識到:原來在很長一段時間里,我是很“丑”的;而現在,我不那么丑了。

我不太確定自己是從什么時候不那么丑的,但我記得有很長一段時間,我的心態遠不是現在這般平靜。我死死地想擺脫外貌變化對我的困擾,卻還是被纏住。我現在感謝自己變丑的那些年,但這已經是雨過后的事情了。

2

我屬于小時候好看,初中開始戴牙套、戴眼鏡、剪蘑菇頭,外貌急轉直下的類型。這按說是一件很悲催的事,我也的確在黑夜里躲在被子里哭過:我模模糊糊地感受到一些偏愛在遠離我,取而代之的,是小孩子不自覺的惡意和大人偶爾的不耐煩。當時我隱隱約約感覺到,這或許與我變得不好看有關,但或許不是呢?那些相貌平平,但性格敦厚開朗的女生仍然是可以備受歡迎的。是不是我真的做了不恰當的舉動?有一天,在那個漆黑的被窩里,我突然不能對自己的難過視而不見了,我一邊渾渾噩噩地哭泣著,一邊回想那一件一件讓我感到委屈的小事,我掰開每一個細節,希望找到我是哪里沒有做好。


變美之前,一個女孩丑過的十年:經歷過被嘲弄,也遇到過被暗戀

最后,我哭著睡著了。第二天起來,晴空高遠,我照舊背上書包去上課。我仍然可以輕松地得到老師的贊揚,學校里仍然每天發生好笑的可愛的事,從小到大的朋友仍然在我旁邊嬉笑打鬧,餐桌上爸爸媽媽仍然討論著魚有沒有煮好。我來不及去多想,便再一次被鬧哄哄地生活裹挾著往前奔去,而奔向遠方之前,還回頭惱恨昨晚那個自己:“我性格怎么又如此敏感了?!庇谑?,那個晚上留下的眼淚,就連我自己都否認了,它們就這樣再也無覓處。

那些眼淚就這樣無覓處,直到最近想起,我才會正視自己受到過偏見。初中的時候,我和朋友去外面學英語,幾個人在房間里玩,我去洗澡。洗澡的時候我聽見他們在玩我的相機,那里面有我的一張摘下眼鏡的自拍。大概以為我聽不見,他們開始討論:“她的眼睛沒有這么大吧?”“她應該是PS了,然后發給網友?!蔽衣牭竭@些,趕緊把花灑的水開到最大,然后仰起頭來大聲唱歌。但是即便水那樣大,我還是能聽到外面的笑聲。

那段青蔥歲月里,我不斷地懷疑又重建這樣一些“道理”:他們沒有做錯什么;他們沒有更深層的惡意,只是偶爾有些誤會,每次都很快解決了;我也不丑,只是不顯眼而已……


變美之前,一個女孩丑過的十年:經歷過被嘲弄,也遇到過被暗戀

但有一件事,似乎又證明著我只是裝作不懂。初三的時候,因為發表了一些小說、文章,我成了??饷嫒宋?。??l下來,人手一本。下課的時候,一本雜志朝我丟過來,我一看,封面上我的臉被畫成了一只大怪獸?;靵y中,有人非要給我看,有人又撲過來要從前一個人手里把雜志搶走,教室的一隅頓時亂成一團,夾雜著爭搶和哄笑的聲音。我記得當時我的舉動,是也沒心沒肺地去搶,于是大家一起哄堂大笑。

當時竟然也有男生喜歡我。幾個星期后,別人悄悄告訴我,有人把印著我照片的封面故意貼在電線桿上去逗那個男生,而他,憤怒地去撕那些封面。知道這事后,我紅了眼眶。

如果真那么沒心沒肺,為什么在觸碰到一點溫柔時,又因為感覺被看穿、被保護而哭泣呢?

現在想起來,我才發現,或許我比自己以為的還要早地發現了這件事——我很丑。但我只是去躲避它。我附和著那些對我懷著惡意的哄笑而笑,一度模糊了自嘲與自貶的邊界。我回避了“他們有錯”這個事實,也回避了“我想變得漂亮”這個事實。

日子像一列老舊的火車,每天朝著一成不變的明天駛去。就這樣,春去秋來好幾度,只是不知從什么時候開始,我不再糾結于自己是不是變“丑”,而別人的惡意是否又與我的不好看有關了;不知從什么時候開始,我的性格里多了幾分倔強和沉默,只是不得不承認,在隱忍堅強的外表下,深深的不自信被種下了。一度,我對“可能麻煩別人”的害怕幾乎已經到了極點,畢竟,一個很丑的人怎么好意思再“戲多”呢。很荒謬的,初三時我眼睛出現飛蚊癥和短暫的視野缺陷,隨即被當地的醫生誤診為“視網膜隨時會脫落”。知道真正的病因,是很久之后的事了,也沒有什么大礙,只是當時,我就那么把恐懼埋在心里,不敢跟大人、同學訴說。不久,我又患上了很嚴重的失眠,當然,我也感到很難開口提醒活潑漂亮的舍友們要安靜一些。那幾年,成了我青春期最黑暗的時光。



(正文已結束)

免責聲明及提醒:此文內容為本網所轉載企業宣傳資訊,該相關信息僅為宣傳及傳遞更多信息之目的,不代表本網站觀點,文章真實性請瀏覽者慎重核實!任何投資加盟均有風險,提醒廣大民眾投資需謹慎!

推薦閱讀:葉紫網
返回首頁
Copyright 2002-2019 中國科技網 版權所有 本網拒絕一切非法行為 歡迎監督舉報 如有錯誤信息 歡迎糾正
快三投注平台